古书画收藏风险大

发布时间: 2014-08-04 10:59 作者: 浏览次数: 1164次 字号:

一、多看真迹

一件书画作品的真伪判断,归根到底是对真伪进行比较,寻找二者差异的过程。很难想象,一个从未目睹真迹的藏家,会对作品的真伪作出准确无误的判断。欲投资古代书画的藏家,应想方设法观摩真迹。由于古代书画的真品名迹大多珍藏于各大博物馆中,到博物馆去目睹它们的庐山真面,恐怕是提高辨伪水平与能力最有效可行的办法。多到博物馆走一走,看一看,对古代书画的发展脉络及每个名家的风格面貌有一个较为清晰的认识与了解,再回到艺术品市场后,才能做到心中有底,一些困惑也将迎刃而解。反之,如果未对真迹亲眼目睹,进行一番细致的研究与了解,而贸然在鱼龙混杂的拍卖市场出手,必将是盲人摸象,为制假者所害。

二、广翻图录

现代出版印刷业非常发达,不少古代书画名家的图录资料十分详尽。很多图录不仅收录了古代书画名家的代表作,甚至连一些珍藏在国外博物馆中的作品也收录进去,对藏家进行研究与了解颇有帮助。目前市场上克隆品较多,许多赝品均是依照真迹图录翻版仿制而成,故熟翻图录对发现这类伪作十分有益。如广州某公司2012年6月曾拍卖一件清八大山人《山水卷》,成交价1.18亿元,价格可谓惊人。其实对八大山人作品稍有研究,或对图录较为熟悉的人,均不难发现此件拍品系抄袭克隆自北京故宫藏八大山人《山水册》的一件伪作。

三、牢记画家风貌

一个书画家能在历史长河中千古留名,占一席之地,必具有超强的功力与独特的风貌才可风靡一代,对后世产生深远的影响,纵观中国书画史,莫不如此。远者如王羲之之俊逸神妙,妍美秀丽;吴道子之吴带当风,婀娜多姿;近者如赵孟頫之力倡复古,以书入画;黄公望之诸法俱备,“点”化神奇;上述众家无一不以自己独特的面貌技法屹立史册。一个画家的画风就如同一个人的音容相貌一样,所以,熟悉他们的画风与笔墨语言,对提高自己的鉴赏能力大有裨益,尤其是对元明清三代的书画变迁,流派演变,特别是重点名家作一点研究,对提高辨伪将大有帮助。

四、知晓代笔伪作

欲买真必先识伪,只有了解认清伪作的画貌才能有的放矢,不被其所迷惑。中国书画伪作通常有两种,一为代笔,一为伪作。代笔一般是指书画家由于名气甚大,求者众多,实难应付,一些人便不得已找自己门生或亲友代笔。代笔是中国书画所特有的现象,历史上确实不乏其人,如文嘉为其父文征明代笔,赵左为董其昌代笔,罗聘为其师金农代笔等。代笔人因与画家较为熟悉,又处在同一时代,故仿制水平较高,几可乱真。但细加比对,还是能找到代笔人的蛛丝马迹。作伪则较为复杂,并具有很强的地域性。如“苏州片”、“扬州片”、“山东造”、“开封造”、“后门造”等,全是造假作坊专营假货,水平多粗制滥造,鲜有高超者。而名家的作伪则非同寻常,大可乱真。最典型的是近代张大千,他既是大画家也是大藏家,手中有不少历代名家珍迹,他伪造的假石涛、假八大山人蒙骗了许多藏家,不少至今还被收藏在国内外各大博物馆中。当代的造假则每每构图呆板,笔墨粗糙,真伪多一目了然。

五、全方位找破绽

书画鉴定是一门综合学问,它既涉及书画本身,还关联方方面面。因为在纸张、印泥、装裱形制、名物制度、衣冠器皿、避讳制度、人际称谓等往往打着深深的时代烙印,从中可以发觉伪作的马脚。如宋徽宗宣和内府装裱的格式及用印规范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对联是晚明以后才出现的装裱样式,书画上款中“社兄”、“词坛”是明末清初特有的称谓,了解这些都有助于我们从侧面把握与判断作品的年代与真伪。最显著的例子便是《韩熙载夜宴图》,历来被官方权威部门定为五代南唐画家顾闳中所画,但当代服饰研究大家沈从文先生却另有所见。其依据是宋代诏令规定“南唐降官一列绿服”以及图中闲人多做“叉手示敬”之姿,此均属宋代制度而非五代南唐制度,故该图应是宋初南唐入降以后人所绘。当然书画本身内容的正确与否,也是极为重要的。

六、题款钤印

在中国画中明确出现署款可以说历史并不悠久。北宋时画家把名款多藏在画中很不显眼的地方,如石头上或树枝中。署款真正开始大规模地盛行是在元代,我们看赵孟頫的很多绘画就有名款,此时在画上题记与题诗也开始大量出现。题款钤印是书画家在一件作品上留下的重要标记,它是鉴别一件作品真伪的重要依据,所以,款与印也就成为历来造假者煞费苦心刻意仿造的对象。自古书画造假均分工明细,有专造假画者,有专仿假款者。造假款者多由书法尚可之人,看谁的画有市场好卖,便专门临习其书法与名款,以求乱真,蒙骗藏家,于是大量署着子昂、征明、玄宰、八大山人的伪作纷纷涌现。纵然当今科学如何发达,伪印可以制作得不差毫厘,我们都可以通过题款书法的差异辨其真伪。只要多对名家书法与署款的用笔与特征细心观察与研究,便可轻而易举使伪作无可遁形。伪款多易犯笔力软弱、行笔犹豫、呆板造作、火气浮躁之病,与真迹不加思索一气呵成有天壤之别。

七、名家题跋

古代书画由于屡经递藏,其上多有历代藏家与鉴家的题跋与观款。这些题跋不仅对了解作品的收藏历史,判断作品真伪极有帮助,还往往因题跋使作品大为增色,提高其收藏价值与市场价值。正因为藏家对书画的题跋十分看重,造假者便投其所好,在伪造题跋上下功夫做文章。如明代张泰阶便善用此招,他伪造的假画常常都附带各代名家假跋。近期闹得不可开交的苏东坡《功甫帖》之所以被上博专家质疑为伪作,其中一个原因是单国霖认为上面的清代翁方纲的三段题跋是假的。尤其在当今的艺术品拍卖市场中,伪造名家假跋的古书画赝品更是比比皆是。当前拍场上常见的假题跋多为张大千、吴湖帆、谢稚柳、徐邦达、杨仁恺、史树青等人,因此遇到这些“名家题跋”时应格外小心,多加审看。

八、不迷信专家意见

近两年国内艺术品投资日盛,特别是古书画被人们当作投资保值的重要品种,许多企业人土也纷纷看好这个市场,持资介入。但由于他们对艺术品多缺乏认知,真伪难以分辨,所以寻找投资顾问,由专家为其掌眼的现象十分普遍。让专家掌眼虽然不失为一种简便易行的方法,但专家不可能万无一失。更有一些所谓的“专家”故作模样,乱说一气,其实眼力甚低,其结果只能使买家误入歧途,这样的专家时下不在少数。此外,由于拍卖公司对拍品的真伪并无担保,它对拍品年代、作者的说明也仅是一家之言,切不可盲听偏信。

九、专注一二

中国古代书画史可谓璀璨夺目,流派缤纷,名家众多,作为投资如何取舍便是实实在在的问题。古代书画的巨迹多珍藏在国内外各大博物馆中,不要奢望在拍场上买到唐宋两朝的佳作,即便是元代的赵孟頫、倪瓒,明代的沈周、文征明、董其昌等家的真迹也实难一见。目前国内拍场的古代书画大多集中在明清两代,因此确定收藏范围与对象,如针对某一流派“四王”、“扬州八怪”,或一两家如八大、石涛开展个体研究与收藏不失为一种可行的方法。与其面面俱到,蜻蜓点水,不如专注一家,待较有心得、眼力提高后再由近及远,由少及多,定有所成。

十、要自有见地

收藏古代书画若想取得成功,归根到底尚需藏家本人见多识广,自有见地。只有如此才能少走弯路,不买假、少上当,依靠别人掌眼参谋终不是长久之计。纵观中国书画收藏之历史,可大致将藏家归为如下三种:一即元项元汴、清梁清标这样的收藏大家,他们独具慧眼,眼力甚高,所收多精品巨迹;二为自身精通书画的一代圣手,手眼俱高,如古之米芾、赵孟頫,近之张大千、吴湖帆等;三为附庸风雅,好事者流,对书画既不会不懂,也乏研究,藏者赝品多多。若想不做好事者,就需要对中国书画史有一些必要的研究与了解,只有练就一双慧眼,才可在市场中立于不败之地。

2013年岁末,上海收藏家刘益谦在纽约苏富比花费重金822.9万美金(5037万元人民币)购买的苏东坡《功甫帖》被3位上海博物馆专家指为“双钩廓填”的伪作,对市场而言不啻是一颗重磅炸弹。“苏东坡《功甫帖》真伪风波”瞬间成为国内艺术品市场惹人注目的大事件。由此,古代书画收藏中的真伪与风险成为市场各方普遍关注的焦点。

近几年来,随着国内书画市场的日益发展,买家的不断成熟,古代书画所蕴含的艺术价值和市场价值被买家逐步认同,其价值挖掘与发现也成为必然,行情不断升温,拍卖价格屡创新高。如王羲之摹本《平安帖》3.08亿元,明吴彬《十八应真图卷》1.69亿元,清朱耷《竹石鸳鸯图》1.18亿元等,足见古代书画越来越受到藏家的热烈追捧。

渊远流长的中国书画史千百年来涌现出许多名彪史册的书画大家。当然,我们并不奢望在拍场能轻易买到唐宋元的书画,相对而言,收藏明清两代恐怕更现实一些。如明代沈周、文征明、唐寅、董其昌,清之八大山人、石涛、“四王”、“扬州八怪”等皆可称一代圣手,他们的作品所具有的文化内涵与艺术价值是近现代书画所难以替代的。因此,他们的真迹具有巨大的艺术价值和收藏价值,收藏投资古代书画无疑将获得可观的回报。然而,古代书画由于距离我们时代的遥远,特别是对它了解研究的欠缺,尤其是真伪辨别的困难,以及历代大量伪作的存在,使得古书画收藏成为一个“门槛高、风险大”的品种。投资古代书画应注意哪些问题?如何避免买假?对收藏投资者显得至为重要。本期特别邀请了艺术市场评论家、鉴定家牟建平为广大读者指点迷津。

留言功能关闭.